三天里,王祈隆每天都是光妥到农业局报到的,


实际卜也是对自己说,我会下好的:
    土祈隆洗了头,换了衣服.把自己弄得整整齐齐,肪跃满志地到阳城地区农
业局报到广。
    农业局没在行署办公大楼的四楼L,陈旧的办2l红砖楼,尘十在外面墙[:
积厂很fs,里面显得暗大大口。办公楼虽然破旧、仍政府威严的架广还友.所以
这丝毫没有影响到王祈隆的好心情。但是接下来的一切,显然不是于祈隆所能
想象的。
    王祈隆没打见到农业局局长,副局K也没LA到.他只见到了办公室管人韦
的名张。五十多岁的名张似乎是个好人,他透过老花镜使劲地有广于祈隆‘会
儿,说,领寻都去介会了,你先到行署招待所,K住FDe c过去没来过阳城吧’没
事你光在城里转转.衬什么事情就找我!
    阳城是二国时期的古城,这个僻经被历史上计几代对王做过统钡天下之地
的小城,现如今早巳风华褪尽,显露山岁月深处的疲惫和麻木来。干祈险人城
里一连转了二天*在漏陵桥,看着关公辞曹处的纪念佛,想着当牛关公就是站
在这里,作别曹操,踏马西去,过五义斩六将fL里竞平旅出一些感慨来,联系到
自己目前的处境,更足有了欲说还休的况味。
    三天里,王祈隆每天都是光妥到农业局报到的,人家还没有k班,他已经在
门n等着厂。他自己都不好意思起来,外在那老张还不烦,总是不紧不慢地说,
来啪?然后打开办公章的门,先把他让进屋里坐下,倒上一杯水。这些个积式
化的动作,却八上祈降很感动。老张做先这些动作之后,就把白己件公报纸堆
里,外伤把王祈隆给忠厂。盲到他感觉到王祈隆的尴尬来,才会问些不疼不瘴
的官固L的话.却始终4;提土祈降1—作卜的事。这样一来,芒祈降反而不好直
接问了。老张是个双兢业业的机关公务员。并不是个善于表达的人.有时候看
起来非常热情洋溢,想着他会说山很多话术.可说厂一闯句就没打了;王祈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