写了一些东西,也不拿出来发表。有时候,我在


  她总是这么实际,在所有的事情上都能拎清。在他们出现
摩擦和不快之后,我曾经试图说服她,不过后来我放弃了。夫
妻之间,除了婚姻的合理性,还有多少不合理被埋在合理之中?
也许不合理恰恰是合理性的一个合理的组成部分。对于经营一
桩婚姻.需要很多个不能忽略的因素,而破坏它,只需要一个
小小的理由。
    ——尤其是后来,在她、我,他们和我们之间发生的那些事,
让我彻底明白了,所谓的。理解”,是世界上最扯淡的事儿。
    女儿么么发了几篇小说之后,竟然有朋友评价她的文字水
乎远远在我之上。其实在读了文学系之后,她很少写作,即使
写了一些东西,也不拿出来发表。有时候,我在构思和创作的
过程中,都喜欢与她在一起讨论。么完不止一次地听我讲述苏
天明和金地的故事,但是她觉得这样平铺直叙地讲述,很容易
使它陷入一个老套俗气的案臼之中。怎样才能让这个故事成为
一篇像祥的小说?么么说,如果让她写,她会换一个角度。要
么是一个老人的视角,让故事在回忆中尽显沧桑,要么是一个
孩子的视角,让故事充满着新鲜的疼痛。
  后来,她设想把苏天明和金地故事的叙述者变成一个小女
孩,因为孩子的眼睛是最真实的。